首页 »

【对话】周振波:再得罪人也要讲,因为我代表亿万人

2019/9/20 0:41:32

【对话】周振波:再得罪人也要讲,因为我代表亿万人

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朱珉迕 陈抒怡

 

对41岁的周振波来说,当全国人大代表第一年时感慨的“做梦没想到”,到了第五年依然如故。

 

今年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周振波作为基层代表之一,被安排与总书记并排就座。“真的是做梦没想到。”两天后,周振波在小组审议时以一口略带河北口音的普通话说,“能跟党的总书记坐在一排,听总书记说了那么多接地气的话,心里激动得难以形容。”

 

“做梦也没想到”几乎被视作每年两会周振波的标志性话语。2013年,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的周振波,在全团审议中花了整整20分钟告诉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一个基层农民工能当上人大代表”。而另一句必说的话是,“我是个来自最基层的代表,我代表亿万农民工。”

 

以“亿万农民工”的名义,周振波每年都会提出多份建议,涉及农民工住房、劳动保障、子女教育等等。其中最出彩的,无疑是2014年由其领衔提交的一份关于修改《刑法》的议案。他呼吁对《刑法》241条拐卖妇女儿童内容进行修订,尽快将买方责任从行政违法上升到刑事犯罪。一年半以后,《刑法修正案(九)》出台,正式明确“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一律追究刑事责任,从源头上减少拐卖犯罪的发生”。

 

“我是来自最基层的,我得为最基层的老百姓说话,哪怕得罪人也得说。”两会前,周振波在位于上海青浦的德力西园区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的专访,3个多小时内多次重复这句话——这也是他在历年两会会场中说得最多的一句。

 

采访在办公楼一个六七平方米的玻璃隔间内进行。当年的变压器加油工,如今已是上海德力西集团党委副书记兼电线电缆制造公司党支部书记、上海市青浦区总工会副主席,有了这间两人合用的办公室。但周振波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比起办公室,自己平时更喜欢呆在变压器车间里。尽管作为团队负责人的他,已经不需要再自己动手拧螺丝了。

 

“我还是把自己当最基层的农民工,这点不会变。”周振波说。如许多媒体报道的那样,他语速极快,声音略沙哑,却是个“大嗓门”。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小时后,他突然看到桌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两只空茶杯,抱歉地起身倒水,然后继续滔滔不绝。

 

为了接受采访,周振波特意留出半天时间,不得不将手头工作留到周末。但自从五年前当上代表那一刻起,“工人周振波”为“代表周振波”腾出时间,并用休息天加班补课,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对这位皮肤黝黑的河北广平人来说,加班并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要求自己有这个自觉。”他说,自己更值得骄傲的倒是这五年间,“人大的事情,我一次也没有请过假。”

 

周振波在办公室内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专访。


 

谈发言:来了不讲,我问心有愧

 

有一句话我可以讲是我做人的原则,叫违心奉承是应付,忠言逆耳才是负责。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以下简称“上观”):有人说周振波代表开会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是发言嗓门大,第二个是发言时间长,第三个是意见提得比较“猛”。你是不是平时就是特别喜欢表达的人?

 

周振波:不,你还别说,我平时不太讲。我不是当着青浦区总工会兼职副主席吗?当了这个兼职副主席,年前让我到奉贤有个工会学院去培训了一个礼拜。到那里以后,我不讲了。为什么?我一看里边有很多先进,净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啊等等。我没这种荣誉,我就想着这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所以每次晚上组织活动,我从来不讲,我不讲的,为什么?因为我要向人家学习的,发自内心的。

 

上观:但一到两会就特别想讲?

 

周振波:不是想不想讲,是必须讲。为什么我必须讲?你这个基层代表,代表了亿万基层民众。人家想来还不能来,想讲还没机会,你有机会你不讲?不讲你问心有愧,对不起自己良心。说大一点,你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

 

上观:据说你有一年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时候,发了9次言?

 

周振波:9次。那次常委会开得时间长,有好几次分组讨论。

 

上观:还记得说了些什么吗?

 

周振波:主要是修改法律。法律问题很专业,我也有看不懂的,但我想即便不谈专业问题,作为一个基层的农民工代表也应该有东西讲。那次修改《行政诉讼法》,我就说我们这些政府行政机关的行政干部,你要依法行政,不是等着你犯法了叫老百姓去告你,不然这个法律有可能就没用了。这个话什么意思?尤其是在边远的经济条件不好的这些欠发达的农村,老百姓他连路费都舍不得,民告官容易吗?他会放弃的。

 

还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我就讲你们要注重基层的执法检查。我知道在农村,尤其偏远山村,包括我父亲这样的人都没读过书,他不会看那个保质期、生产日期的。有很多人就拿了那个过了期的东西,比如方便面什么,他还继续卖,没人管他。你这样的话,这不等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在农村没用吗?所以我说,我们的地级市、县、乡也有这方面管理的同志,你们要打击,要曝光。

 

上观:全国人大代表列席常委会,能发9次言,这个应该很少见。在那样的场合你会紧张吗?

 

周振波:紧张是紧张,第一年开两会也紧张。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出于一种本能还是怎么,就那种想法,作为代表要反映人的真实心声。我不是什么领导,我就代表基层人民百姓,我就是要把真实心声讲出来,实际上就这么一个念头。之前的实话实讲,是有点紧张,后来讲的时候就不紧张了,越讲越不紧张,胆子也越来越大。

 

上观:很多人记得你在两会上公开说,有很多基层干部“知法犯法”,还说有国家下拨到农村的项目资金,被村干部截留了。有人提醒你吗,觉得你可能讲得太敏感,是不是不要那么激烈?

 

周振波:是有朋友跟我说,你不要太讲真话,太讲真话了很敏感的,可能有的人听到会不愿意。还真有人跟我这么说,他们也是好心,说提醒你一下,看你说的那些我们真替你害怕。但我还是要讲,讲的不一定都对,但我看到了什么、基层老百姓希望我讲什么,我要讲出来。有一句话我可以讲是我做人的原则,叫违心奉承是应付,忠言逆耳才是负责。

 

上观:后来反响怎么样?他们还害怕吗?

 

周振波:后来证明,事情不是像他们所担心的那样,好像我会被人穿小鞋什么的,没有。领导听了我讲的东西,非但不会不高兴,反而会觉得周振波这个人很真诚。我提的一些东西,后来也得到解决了。那我就觉得很有希望,说明人大代表说话不是白说的,没有什么潜规则的。那些担心我的人,我的家人、亲戚、同学,后来也不害怕了,他们说现在不但不替你害怕,还为你高兴。

 

2013年3月6日,周振波(图中发言者)在参加全体审议时谈自己的梦想。张春海 摄

 

 

谈履职:人大的活动我没有请过一次假

 

你这个代表是少之又少的,你基层代表,这么宝贵的机会,请假,我觉得说不过去。

 

上观:说回你第一次参加两会,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你花了20分钟时间讲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能当代表”。

 

周振波:第一年真的是紧张。那次发言我本来准备了一个稿子,轮到我发言的时候顾不上念了,就直接说了。

 

上观: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要当代表的?

 

周振波:之前真是没想过,你知道我们公司是没资格推荐全国人大代表的,青浦区都没有。记得是前一年快年底了,我接到电话,区里领导找我去。我就去了。去了之后领导跟我说,小周,恭喜你,你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我听了一愣。然后有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初步侯选不一定最后当选,但即便不能当选,你也很优秀了,很不容易了。

 

上观:那时候你还是没想过要当选?

 

周振波:没想过。后来上海两会上正式选了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当时我已经回老家准备过年了,我们董事长给我打电话说恭喜你啊,周代表。我说,啊呀,真的当上了。我这才告诉我父亲。老父亲没读过书,但是他爱看新闻,他知道当代表不是件小事,所以特别开心。

 

上观:那时候是2013年1月底,3月初就要到北京了,等于中间只有一个月准备时间?

 

周振波:一个月。

 

上观:这一个月你怎么过的?

 

周振波:我那时候就这样想,这个代表可不是一般的荣誉。我荣誉证书得过很多,当初在部队也是年年评先进的。这个可不一样,这个是责任非同一般地重大。我那时候就睡不好,眼里血丝都没断过。我就到处搜怎么做代表,代表都干什么,做什么等等,看到什么就拿个本子记,有时候半夜一两点躺下睡觉了,一下想起来什么,想起来赶快爬起来再去写写,怕第二天忘了。那年我提了好几个建议,一个是农民工的子女读书,一个是农民工住房问题,还有建立用工供求信息平台。

 

周振波的履职笔记本。

 

上观:这些建议都是怎么写出来的?

 

周振波:在老家就到处了解,到上海也到处了解。当然我也有我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在我们这个地方,有20个省的人。这什么意思?我就可以通过这20个省的人了解我们全国各地的一些老百姓的需求声音了。再一个,这里农民工住房都很困难,过去群租很多,我就跑到那些人家里去,了解他们的情况,也是能够打探一些问题。还有呢我跑工地,我们这个地方条件蛮好,净是些工地、工厂,整个都是工业园区,那就有很多人,我一去就能了解很多情况。

 

上观:然后第二年你就提了要修改《刑法》。

 

周振波:这就是我们农村特别有体会的事,拐卖妇女儿童对家庭造成很大影响,严重的造成精神失常,受不了刺激送命的也有。《刑法》对拐卖的有措施,对买方就比较客气。当然我也知道,很多人买来孩子对他也特别好,培养特别尽力,但那也不行,他们是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所以我那次特别呼吁,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上观:后来《刑法修正案(九)》里真的采纳了你的建议。你的其他建议是不是也都得到回应了?

 

周振波:都得到。政府部门对代表建议都要有书面回复,我每次也是满意的,即便没有完全照我们提的那么去做,我也理解。一方面,不可能代表提个什么政府就马上照着办,这也不现实,有时候落实也需要一个过程。另一方面,我确实觉得代表讲的话没有白讲,这些年国家在进步,很多问题在慢慢解决。

 

上观:这件事也让很多人对你本人刮目相看。

 

周振波:确实有很多人跟我说,振波你一年比一年成熟了。有一次有个市领导碰到我说,小周我问你个事,你真的只有初中文化啊?我说是啊我真的初中文化。他说那你不容易。然后咱们团的一个领导有一次也说,这个小周他的进步一年比一年明显。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俞正声主席,那年他来驻地看望我们,韩书记跟他介绍我说这是我们基层农民工的代表,俞主席说我知道,我在《解放日报》上看过对你的报道。这些话我听了真是很感动。

 

上观:你自己觉得,这些年的进步在哪里?

 

周振波:首先就是跟之前比,一年比一年知道老百姓都有哪些方面的新的需求,一年比一年了解得多,然后为老百姓代言的时候,一开始听下来好像讲的自己的事情,慢慢听下来讲的都是大的方面的实情。这方面我必须感谢人大,没有人大给我提供那么多履职学习的机会,我不会成熟。

 

上观:你这几年每次发言开头都会感谢人大。

 

周振波:这还真不是客气。我真的要感谢人大,人大一年也给我们很多履职的机会。而且最重要的是,人大制度越来越完善了。现在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渠道越来越畅通,人大代表接触老百姓的渠道也越来越畅通,手机啊、信件啊,方方面面的多种多样的联系渠道,有什么都可以反映。

 

上观:我们知道你参加人大活动也是特别积极。

 

周振波:这点我不夸张,人大的活动我没请过一次假。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个人这样看的。你这个代表是少之又少的,你基层代表,这么宝贵的机会,请假,我觉得说不过去。

 

但是我这也是民营企业,单位的事也没人替我干的,我都补上,所以我刚才告诉你们,我从来没过过礼拜六礼拜天,只要有事,包括节假日我都来,而且从来不要钱。

 

2017年3月,周振波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参加审议。张驰 摄

 

 

谈处世:手大捂不住别人的嘴

 

“有人跟我说,你去北京开会,还不搞几套新衣服穿?我说不用,没必要,你不穿新衣服总书记就不跟你握手了?当代表要在乎什么,就是干当代表应该干的事。”

 

上观:这几年媒体对你的报道不少,大家都知道你是苦出身。农村的经历对你有多大影响?

 

周振波:我没有兄弟姐妹,母亲很早就不在了,小时候我奶奶经常跟我讲,小波,奶奶80多岁了,不能跟你一辈子,可记住奶奶讲的话。一句是,谁也不要跟人家比。第二句是,以后无论到了哪里,要走正路,不能走歪路;要出好心眼,不能出坏心眼;要干好事,不能干坏事。还有一句就是媒体报道很多的,出好心、尽好意,步步走的都是平砖地。

 

这几句话对我的影响是一辈子的。后来出来当兵,当完兵到了上海,一直到今天,这几句话我都不忘。比如我的心态很平,我觉得干什么一定要尽心尽力,竭尽全力,眼下的结果不要太在意,也不要同别人比。

 

上观:你好像跟媒体说过,老觉得自己很幸运。

 

周振波:央视有一次请我去做节目,一起去的还有刘永好,做过一阵中国首富的。当时主持人问我们幸不幸福,给了我们几个选项,我记得刘永好选的“比较幸福”,我选的是“很幸福”。主持人当时就追问了,我说我跟刘总比有钱,那是天差地别,那就别比了,我给你扳扳手指头,你看我吃穿住用不愁,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我还不幸福?我觉得我有这个心态,不然我也不能干到今天。

 

上观:听说你当了代表之后公司很支持你履职,还安排了一辆车给你,但你也不常用?

 

周振波:公司帮了我很多,领导说周振波要用车,我们全力保障。但我有自知之明。我只要在青浦范围内的活动,调研啊什么的,绝不用车,就自己骑电动车去。有时候到市中心开会,中午开会晚了,跟司机师傅一起在外面吃个盖浇饭,也不把发票拿回来报。我觉得这是我当代表应该有的觉悟。你是代表人民去履职的,不是拿它谋福利的。

 

上观:这也属于你说的,“农民工代表的本色”?

 

周振波:我觉得我还是保留住了农民工的本色。我也没为当代表专门买什么名牌衣服。我这件西装,总书记接见时候穿的西装,就是五年前在青浦一个小裁缝店做的,就做了这一件。也有人跟我说,你去北京开会,还不搞几套新衣服穿?我说不用,没必要,你不穿新衣服总书记就不跟你握手了?没有的事。

 

我觉得当代表不是要在乎这些东西,当代表要在乎什么,就是干当代表应该干的事。至于我们做的事,能得到什么回报,这个我没想过。我想的是,一届五年任期结束的时候,没人提到我就算了,谁要是说周振波代表还是替老百姓讲了一些真话,我就信心十足了。最近有媒体评价我说,你周振波没干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就是做平凡的事,但一直坚持做着也很难。这样讲我很感动。

 

上观:但你的个性在大环境里也有些特立独行。当代表五年,有没有听到过一些争议?

 

周振波:一定有,这很正常。我讲的话,可能也有人不喜欢听,甚至反感的。这也是实话实说。但我如果老想着要顾及所有人怎么怎么想,希望所有人都讲你好,这样很多话就不敢讲,就做不到坚持做人的原则。

 

我们河北老家有一句话,一人难搭百人意。还有一句话,手大捂不住别人的嘴。只要自己做到问心无愧,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我就是这么理解的,做人民代表也好,做人也好,不能光拍手叫好举手称快,也要如实反映问题,该说的还要说,不然问心有愧。